制裁不成,反遭孤立

2020-10-11

9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行政令,宣布对27个支持伊朗核、导弹和常规武器项目的相关实体与个人实施制裁和出口管制。白宫当天还发表声明:“美国现在已经恢复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声明一出,国际社会哗然。这种无视国际法的霸权主义行径,假借联合国之名、行单边主义之实,不仅没有达到美国预期的效果,反令其自身陷入更加孤立的境地。

制裁对于伊朗来说,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自1980年与伊朗断交后,美国一直在对伊实施经济制裁,且愈加升级。面对此次美国发起的新一轮攻势,伊朗总统鲁哈尼9月22日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强调,伊朗不是美国选举和国内政策的“讨价还价的筹码”。他说:“对世界而言,今天是对霸凌和傲慢说‘不’的时候了。颐指气使和称王称霸的时代早已过去。”

美国一直在拟定对伊的“制裁剧本”,但伊朗的现实处境并未按照美国拟定的剧本发展。伊朗在制裁中不仅发展出了“抵抗型经济”,减少对进口的依赖,还规避了制裁领域,发展非石油产品的出口,创造出此前未曾达到过的收入水平。

另外,虽然美国在推动一些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方面有所进展,但与美国所希望的在中东地区形成一个反伊朗联盟阵营的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核问题项目副主任兼高级研究员埃里克·布鲁尔说:“到目前为止,制裁伊朗确实看上去就是作秀而已,所谓的新制裁名单中的实体和个人已经在之前被制裁过了,而且这些制裁措施本来可以在现有的行政命令下进行。”美国对伊朗的遏制并没有产生什么实质性效果。

美对伊制裁效果一般,却因此行为在联合国被空前孤立。

8月下旬,美国要求安理会启动第2231号决议中“快速恢复制裁”机制,企图恢复对伊制裁措施,此举遭到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13个国家的反对。这次强行“代表”联合国的荒诞行为,也毫不意外地招致包括其盟友在内许多国家的强烈反对。

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等伊核协议参与方分别致函安理会主席,就美国单方面宣布安理会恢复对伊制裁表明反对立场,欧盟也发表声明表示反对。此外,英法德三国为此还发表联合声明警告称,美国已退出伊核协议,无权提出此要求。美国在伊核问题上的蛮横霸凌做派、对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傲慢态度,正受到国际社会普遍抵制。

“寡助之至,亲戚畔之。”眼下,以“利”为先的信念和行为,大大削弱了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在传统盟友圈中的向心力也出现了下降趋势。面对美国强硬的表态,委内瑞拉外长阿雷亚萨近日称,美国的制裁不会影响委伊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正如《纽约时报》评论所说,尽管美国政府想要孤立伊朗,但美国企图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而导致的外交对峙,反而或许是美国被世界秩序孤立的最生动写照。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任何将自身利益凌驾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之上的企图都不得人心。美方在伊核等国际问题上一意孤行地奉行“美国优先”,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样的霸凌行径必将以惨淡收场,被孤立也必将是其最终的归宿。(程安琪)

(责编:黄子娟、王政淇)

1
3